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这些一线城市的郊区,正在打败市区

2022-10-02 16:51:45 810

摘要:最近我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很多人开始“住在城里、郊区上班”,完全颠覆了我对大城市“住在郊区、城里上班”的刻板印象。上个星期的一个早晨,我去广州东郊的智慧城,发现路上非常的堵,心想怎么一大早有这么多人出城,后来一打听才知道,很多人是...

最近我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很多人开始“住在城里、郊区上班”,完全颠覆了我对大城市“住在郊区、城里上班”的刻板印象。



上个星期的一个早晨,我去广州东郊的智慧城,发现路上非常的堵,心想怎么一大早有这么多人出城,后来一打听才知道,很多人是去智慧城、科学城上班。


正好我有两个朋友,一个在雪松,一个在网易,这两个都是广州排名前三的门面企业了,最近他们的公司都从天河中心区搬到了东部郊区,每天上班都要跨越半个广州。一开始他们以为能享受“错峰上班”的福利,没想到“错峰”是不存在的。


还有两个朋友,则是在南郊的万博上班,他们供职的企业叫做YY,也是很著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,这家公司几年前就从市区搬到了番禺。这俩哥们一个住越秀,一个住海珠,每天也是跨越半个广州去上班,堵车也是家常便饭。


前几天还有一则热议的新闻是恒大将到南站盖一座10万人专业足球场,这意味着恒大主场未来将从天河体育中心搬到番禺,住在市中心的人未来还得去郊区看球,真有点不习惯。而演艺中心的功能则更早地搬到了萝岗,现在广州人看演唱会基本都是去科学城的宝能演艺中心,市中心已经很难找到这种场馆了。


这说明什么呢?从市中心外迁的不再是低端产业了,连大企业、高端产业,也开始郊区化了。


其实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广州,同类大城市也有。例如,阿里巴巴总部就不在杭州市区,而在位于西郊的西溪湿地一带,这个园区我去过好几次,风景虽然美丽,但完全没有市中心的霓虹闪烁,真的很适合加班。


更典型的例子是北京,大约从2016年开始,中关村的互联网巨头们就陆续往后厂村路搬了,这条马路在哪里?听名字就知道很村了,它是北六环西二旗的一条“乡村公路”。


这条马路有多厉害?聚集了新浪(总部)、百度(总部)、滴滴(总部)、快手(总部)、联想(总部)、腾讯(北京)、网易(北京)以及微软、甲骨文等跨国科技公司的中国区总部。


有人说,十年前中国经济的咽喉在东莞,有名言为证:如果东莞来一场堵车,全世界都会断货。


今天,中国经济的咽喉变成了后厂村路,亦有名言为证:如果后厂村路下一场大雨,全球互联网都会迎来一次大地震。


因为互联网巨头的陆续迁出,位于中关村的五道口几乎要从中国互联网的版图上消失了,据说只有搜狐总部仍然坚守在那里,但原因有一点荒诞,因为互联网巨头中只有搜狐在五道口有房,清华大学正门口那一栋都是他们的。


当然,近日的搜狐早已跌出第一梯队,公司市值一度缩水到不如搜狐大厦的估值。


至于华清嘉园这个曾被誉为“民间硅谷”的五道口名盘,则变成陪读家长、补习机构的聚集地。华清嘉园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上曾有过浓墨重彩改的一笔,美团的老板王兴、快手的老板宿华创业之初都曾挤在这个小区敲过代码。


难以置信,一条乡村公路就这么打败了有“宇宙中心”之称的五道口,成为中国互联网版图的新中心。当然,今天的五道口在中国房价地图上仍然是一颗闪亮的星,因为那里还有中关村二小。


中关村二小会搬吗?我不知道,但这个学校如果在广州,是有可能搬的,因为我发现广州不仅是大企业,连优质教育也出现郊区化的倾向了。


比如老牌名校市二中,就把它的高中部从越秀区搬到了东郊的萝岗,并在那里开枝散叶,办了好几所初中,成绩都很不错。最近呢,我还听到华师附中本部从天河搬迁知识城的传闻,有市二中的成功案例在先,相信不少名校都有外迁的冲动了。


除了本部搬迁,更多的则是办分校。以南沙为例,这个新区几乎把越秀的所有名校都拉过去办分校了,华师、广大附中、市二中、广州外国语学校、执信这些名字都出现在南沙了。


这种现象给人一种感觉,郊区开始对老城区的教育资源产生虹吸效应了。为啥呢?郊区有地又有钱,能开出更好的优惠条件,名校搬到郊区后,可以明显增加校区面积,改善教学环境,还能大幅度扩招,增强学校的品牌影响力,何乐而不为?


以下是2019年广州11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:


发现没?财力最充沛的是黄埔和南沙,而不是中心四区。最近几年,得益于土地资源充沛、税收政策更优惠、卖地收入更多,一些郊区新城在招商引资方面要比中心区更厉害。


除了高端产业和优质教育的郊区化,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则是火车站的去中心化,广州已经规划了14个高铁站,几乎每个区未来都会通高铁,这其实也是一种优质资源的郊区化,或者说均衡化。


深圳大企业的郊区化也是比较明显的,例如华为最早是在南山创立的,大约2000年初搬到了郊区的坂田,而前几年又把一些重要的业务部门从坂田搬到了更村的东莞松山湖。而在房价版图上,这种现象就更明显了,现在宝安、光明新区的房价比罗湖、盐田还要贵,令人惊讶。


写到这里,我其实还想提出一个问题,到底是郊区打败了市区,还是说我们的市区变大了?欢迎评论区留言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