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荒腔走板老地名——临海地名趣谈

2022-09-24 19:34:35 10532

摘要:在吾乡临海,人们在用方言交流时,经常会出现荒腔走板、走音跑调的现象。尤其在缺乏文化的旧时代,更是如此。比如,“隔岸”被说成了“解岸”,“浮桥”被说成了“胡桥”,“扶梯”被说成了“胡梯”,“茅坑”被说成了“盲坑”,“绿客”被说成了“绿壳”。久...

在吾乡临海,人们在用方言交流时,经常会出现荒腔走板、走音跑调的现象。尤其在缺乏文化的旧时代,更是如此。比如,“隔岸”被说成了“解岸”,“浮桥”被说成了“胡桥”,“扶梯”被说成了“胡梯”,“茅坑”被说成了“盲坑”,“绿客”被说成了“绿壳”。久而久之,人们就真假莫辨,甚至以假为真了。这种现象主要是由于乡民不识字造成的,对于一个词语,人们只知其音而不知其意,而音近的字又极多,稍不留意,就会跑调。故此,荒腔走板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这种现象,也出现在地名中,比如:洗菜桥,初为桥名,后成村名,再后来又有了巷名。桥、村、巷皆位于府城东门外,现在已成闹市区。其名称源自一个美丽的传说:宋朝时,这里有一座桥,一天,一位美丽的姑娘正在桥下洗菜,无意中被奉命为皇上选美的官员看见。官员被姑娘的美貌所惊艳,但有一事让他不解,他问姑娘,为何洗菜不挽袖子?姑娘回答:“真龙不露爪。”也正是姑娘这一句机智的回答,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。这位姑娘叫谢道清,是南宋宰相谢深甫的孙女,到谢道清这一代时,家道已经衰落,这才有了开头在桥下洗菜的一幕。也正是这件事,让年轻的谢道清走进了皇宫,日后成为了理宗的皇后。理宗驾崩后,谢道清以女性柔弱的肩膀,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历史的重任,虽然未能挽救风雨飘摇的赵氏江山,但她的历史功绩还是得到后人的认可。为了纪念谢道清,她曾经洗菜的那座桥,被乡人称之为“洗菜桥”。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名,在乡人的嘴里渐渐跑调,被叫成了“水菜桥”。

  谢鲁王,村名,位于老城区东面。这村名来自于南宋名相谢深甫的封号。说起谢深甫,在吾乡可是无人不知。谢深甫,字子肃,号东江,咱临海城关人,是南宋理宗皇后谢道清的祖父。谢深甫出身贫寒,立志苦读,南宋乾道二年考中进士,初为嵊县尉、昆山丞等小官,后一路官至右丞相。谢深甫为官清廉,作风稳健,办事不偏不倚,处理朝政有条不紊,致使国力稳步提升,宁宗夸其“守法度,惜名器”。死后追封鲁王,乡人以“谢鲁王”称之,村子也以此命名。就是这样一个威名显赫的地名,随着时光的流逝,也被乡人叫成了“谢里王”,实在是可惜可叹。

  早先,咱临海城内有一座“黄牛坊桥”,位于现紫阳街与广文路交会处,因附近有黄牛坊而得名。后来为了方便,简称为“黄坊桥”。彼时,城北的龙顾山有两支较大的水流,一支顺着磊落岩,一支顺着虎龙街,在此会合后折而东去。为方便出行,人们先是在溪上平铺条石为桥,后来又在其上架设了拱桥,从而形成了“桥上桥”的奇特景象,成为古城一道亮丽的风景。民谣“屋里屋,桥上桥”的下半句,就是指此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人们叫着叫着,就走音跑调了,将“黄坊桥”叫成了“黄胖桥”。

  大柏叶,村名,位于老城区东面,现已成为闹市区。据老辈人传说,早先村中有一棵大柏树,树干粗壮,枝叶繁茂,村子因此得名“大柏叶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大柏叶”在乡人的嘴里就成了“大麦叶”。

  花茶亭,始建于明代,原本是唐广文博士郑虔后裔免费为路人提供茶水的茶廊,位于江南街道,村子也以其命名。现存的“花茶亭碑记”,是临海古驿文化的遗存,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,是临海市文物保护单位。由于“花茶”与“花车”在临海话中发音相近,慢慢就叫成了“花车亭”。

  陈婆岙,村名,位于永丰镇西北部。据传,此地始祖姓陈,膝下无子,只有一女,招赘后发展成为村子,故称“陈婆岙”。有一件事让陈婆岙在古代非常出名,据史料记载,从宋代开始,临海出产一种叫“灵江风月”的老酒,酒味特别甘醇,酒香特别绵长,因此美名远扬,非常畅销。据说,这酿酒的泉水,就取自陈婆岙。谁知久而久之,“陈婆岙”竟被叫成了“陈巴岙”。写有此三字的公路牌,就赫然立在村口,特别刺眼。

  望洋店,村名,位于永丰镇南部,紧邻峙山洋与浦叶洋,靠近始丰溪北岸,旧时有人渡连通南岸,为往来长船停泊之地。说不清是哪朝哪代,有人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,在这里开设商店,因为在店内就可看到两“洋”,故称其为“望洋店”。后来,店的名气越来越大,连村子也改名为“望洋店”。再后来,人们叫着叫着,就将“望洋店”叫成了“毛梁殿”。

  三叉溪,村名,位于尤溪镇西部的大山里。村名很好理解,也就是三条溪流交汇之意,和“三江口”一样,很有地理特色。让人不解的是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“三叉溪”被叫成了“三车基”,让人啼笑皆非。

  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不少,比如,将“小两山”叫作“小娘山”,将“望海尖”叫作“毛海尖”,将“茶园岭”叫作“茶安岭”,将“三抚基”叫作“三府基”,将“牌门里”叫作“彭门里”,将“车麻桥”叫作“车门桥”,将“吕山店”叫作“雨伞店”,将“留贤”叫作“留连”,将“伏龙”叫作“木龙”,将“两水”叫作“冷水”。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。

  这些荒腔走板、走音跑调的老地名,有些仅仅在老乡们的嘴里说说,这无甚大碍。而有些以讹传讹、弄假成真了,尤其是像“谢里王”这样的,多少会失去其固有的文化内涵。

来源:中国临海新闻网

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